国内吸尘器价格交流组

居家收纳原理


前两天朋友有事情找我,开头寒暄问:“你在干什么?”

我说:“擦饮水机。”

她说:“居家好男人。”

我说:“通常要家里有多个人的才使用这种称号,独居的不适用。”


我没有说的是,这个饮水机放了一年都没用过,好J2脏,这是第一次擦。我这个人含蓄起来自己都怕。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最不居家的那种男人。生命中与我有过关系的女人,从我妈开始,有一个算一个,对我生活作风的评价是难能可贵的一致:脏乱差。


所以,我在家居领域研究和实践后输出的这篇成果,完整的标题应该是《犯罪分子现身说法之居家收纳原理》。


本文特别适合在装修、收纳、过日子方面走过弯路的人观看。还没走过弯路的也可以看,以后该掉的坑还是会掉,但掉一次之后你就明白了为什么,不用翻来覆去往坑里掉。


全文包括基础概念、生活习惯、人生格局三个部分。


1.基础概念


①影响居住品质的最基础性指标:收纳空间的面积。


通常来讲,公寓性质的住宅,收纳空间需要占房子总面积的5%-10%;独栋性质的住宅,收纳空间需要占总面积的13%。


联排别墅虽然不是独栋,但显然应该参照独栋的指标。


②收纳空间的指标最好是在装修阶段解决。


如果装修时收纳空间不达标,事后通过软装可以一定程度解决。


但是,同样的问题,软装所需花费的智力投入,将远远超过硬装。


硬装与软装的关系,类似于行李箱和行李箱里小袋子的关系。内裤放在一个小袋子里,洗发水洗面奶牙刷放在一个小袋子里,这些小袋子再放在行李箱里。如果硬装时收纳空间不够,而用软装来补充,属于迫不得已。


③全部收纳空间由三种类型组成:零散空间、临时空间、集中空间。


  • 零散空间相当于城市路边白框框停车位,便捷,但容量有限。生活中的常用品应该放在这类空间,例如各种遥控器、纸巾、打火机、杯子。


  • 集中空间相当于立体停车场,特别不便捷,但容量大。这里集中存放不常用的物品,例如大件的被子、换季的衣服、吸尘器、不用的餐具。


  • 临时空间相当于机场出发层的车位,或者是货车上货下货的临时停车位,停一下就走。这种空间几乎只有一处,就是玄关。进门后换鞋,手上拿的东西要临时放一下,换好鞋后拿走,最常涉及到的物品有:鞋、包、钥匙、刚买的菜、雨伞。再进一步的,像大衣、婴儿车、大量运动鞋、高尔夫球杆,因人而异。


④常见的收纳空间包括:客厅的各种柜子、书柜、厨房的柜子、主衣柜或者衣帽间、小衣柜、洗脸池的柜子、卫生间的柜子,大都同时承担零散空间和集中空间的角色。


⑤除了以上分布在各个房间的柜子以外,有一个单独的杂物间至关重要。


不管房子多小,都要想办法隔出杂物间。


我去正在装修的朋友家,房子平层有200平米,卫生间分主卫、次卫、客卫,走得我都迷路了,却没有杂物间。


以上5点,是居家爽不爽的关键点,全部是功能性,与装饰性无关。一个家里功能性不出大问题,看上去就不会差。


如果家里一团乱麻,却归咎于家庭成员的生活习惯,是没文化的表现。


2.生活习惯


物品。位置。尺寸。


从最初计划,到日常维护,从项目型的突击整理,到平日里的点点滴滴,都需要理解物品、位置、尺寸三要素的关系。


物品,说起来简单,该扔的扔,不改买的不买。剩下的按使用频率划分,然后放在不同类型的空间。所有女人都在买买买,谈“断舍离”那是抬杠;男人要么什么都不管,要么也在买买买。要谈生活习惯,一切的源头就在于买回家的物品。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体面人,不能抗拒这个消费主义的时代,但要能理解并接受家里物品太多这个事实。


家里的物品,按使用频率分类,分成常用的和不常用的。不常用的放到集中收纳空间,这个相对简单。难一点的是常用物品,放在离使用地近的零散收纳空间。


尺寸这个要素大多数人都意识不足。柜子都是柜子,貌似放什么物品都可以。


  • 例如衣服这种物品,收纳至少有三种方式:叠放、竖着挂、横着挂。如果是竖着挂,那么需要衣柜的进深至少是600毫米。如果是横着挂,需要的衣柜进深就可以小很多比如400毫米。竖着挂要占更大的进深,但可以看见每件衣服,横着挂占的进深小,但里面的衣服会被挡住。挂衣服需要的高度,又至少需要1200毫米和1600毫米两种规格。一个家里,所有衣服,哪些是叠放,哪些是挂起来,需要多少进深,需要多少挂衣杆的长度,需要多少高度的整体空间,需要多少叠起来的柜子,需要的空间的长宽高以及总面积,是可以有明确数据的。


  • 例如书柜,需要的进深是300毫米乃至更小,一格的高度是300毫米。


以上数据顺带表明,男人的书,女人的衣服,需要的空间总面积和空间质量,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生活中随时注意物品、位置、尺寸三要素,保持三要素的平衡,这就是良好的生活习惯。


注意,我要开始升华了。


3.人生格局


所有讲收纳的书,都无法处理家居领域真正棘手的问题。


尤其是那些日本人的书,动不动搞到哲学层面。哲学有个毛用,哲学只能处理一个人独居的问题。


一个家庭,如果有两口人、三口人乃至四口人,那么,“人”这种最关键的物品,该如何收纳?


我给出的方案是:分居,各自负责,权、责、利独立核算。


第一流的夫妻,跨国分居;第二流的夫妻,跨城市分居;第三流的夫妻,跨房子分居;第四流的夫妻,跨房间分居。什么事情都搅在一起的夫妻,不入流。


我大学时听一个好朋友说,他父母现在各自住一套房子,当时我觉得是不是两个人感情不好。直到十八年后的今天,我才理解,那是怎样的智慧。


前面讲了,生活习惯的本质是处理物品、位置、尺寸三要素的关系。但凡有两个人,对物品的理解就不一样,什么物品该买,什么物品该留,什么物品该扔。这是一切家居问题的源头。然后每个人使用物品的位置又不同。然后每个人对尺寸的理解又不同。每个要素的理解稍有不同,三要素组成的系统的差异会是呈指数级增长。那么,至少有一个人对家里是非常不满意的。一个人说了算,是一个人不满意;商量着来,是两个人都不满意。


举个极端一点的例子。一个人抽烟,另一个人不抽烟。那么,在家里不管是让抽烟还是不让抽烟,都是对另一个人的伤害。让抽烟,不抽烟的人就会被污染的空气伤害;不让抽烟,就会使抽烟的人没有归宿感,他的潜意识会觉得这里还是办公室或者其他公众场所。


你说两个人都不抽烟就没问题了吧。也不是。一个习惯坐沙发左边,另一个人坐沙发右边,那么遥控器该放在哪边呢。放在任何一边,都是对另外一个人的伤害。而这种伤害,会波及到每一件事情。


我听说过的家庭,大多是女人规定收纳位置,所以通常是男人背负“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罪名。但是,我也听一个女性朋友说起,她前夫有洁癖,还要求每个物品使用后放回指定位置,然后她受不了了。


我在现实中见过的最整洁的家,是一个独居男人的家。他的衣服饰品等物品,有一个数据库,总量是恒定的,出一件才能进一件。而这个总量有多小呢,小到我们大多数男人做不到。这个男人将来不再独居,假如不是他妥协,以他的理性和克制,又有几个女人受得了呢。


“男人喜欢把家搞得乱七八糟”,可能是男女之间最大的误会。对独居男人而言,因为他潜意识里把那个地方当成“临时落脚”的地方。对同居男人而言,或者是他忙于别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把那个地方当成“家”;或者是他对家里的收纳方案根本性不满,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传统上来讲,“家里的事女人说了算”。


分居是居家环境让人满意的最优解决方案。只是很多人付不起这个方案的代价,小孩还没有长大成人,势必不好分居。任何解决方案都是有代价的。任何能让我们一部分愿望得到满足的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张爱玲的短篇小说《第一炉香》清晰地表达了这一点。


你买不起的东西,不是那个东西不对,只是你买不起。


你说,分居了要是出事怎么办。从统计结果来看,睡在一个床上的夫妻也会出事。出不出事和距离多远没有必然联系。感情该破裂的怎么样都会破裂,距离越远还能相互依存的才是越深入的协作关系和越深刻的精神纠缠。分居这一居家收纳方案可能还会带来延缓感情破裂的额外好处。而独居能把日子过好是个基本功,很多人根本就没练过这个基本功就同居,那除了互相伤害还能有什么呢。两个充分独居过的人再住到一起,才有沟通的可能。独居和“临时落脚”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两个人生活在一个房子,一个人抽了烟,喝了酒,跑了步,流了汗,香了薰,艾了灸,身上的味道都是对另一个人的冒犯。两个人距离越远,见面自然会把自己收拾清楚,才会越是体面。


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的父母家,是我们帝王般的宫殿,也是死囚犯人的牢笼。那时,我们能够全权支配的收纳空间,既是无穷大,也是零。当背负这样深刻矛盾的两个人结为夫妻之后,彼此之间又会有多少矛盾,彼此之间又会有多少互相伤害,而不自知。


总结


①从大到小的收纳层级:

  • 家庭成员“人”的收纳。

  • 房子面积。

  • 收纳空间占总面积的比例。

  • 收纳空间的布局。

  • 玄关、客厅、卫生间、厨房、卧室等细分场景的收纳。


②生活习惯的本质:处理物品、位置、尺寸三要素的的关系。


③专门的杂物间。


这就是原理。


现在我们知道,在家居的问题上,我们能付多少代价,以及从哪个层面解决问题。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